专业教育空间装修设计|如何重构我们的教室空间?
2019-9-10
    互联网的兴起让我们的生活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尤其随着物联网、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技术的兴起,从信息时代到智能时代的转变指日可待。作为教育行业的专业装修设计公司,需要体现人性化的设计要求,教育空间的每个功能应该发挥其作用,空间的大小和开放性可以随着用户的需求随之改变,同时还会表现出不同的心情及连续性,让白天在此学习的人感觉非常的舒适。
杭州专业教育空间装修设计公司以教室为例,祖孙三代人都有着相同的记忆:正前方是高高的讲台,讲台的后面是黑板,两边贴着名人名言或规章制度,中间是如秧苗般排列有序的桌椅。
作为工业化时代下面向大规模教育需求的产物,我们的教室在数量上呈现喷泉式的增长,但少有质的突破。
客观来看,近一百多年来,除了多媒体设备的增加,教室面貌几乎没有太大变化。
随着时代的快速发展和社会呼吁个性化教育的需求下,传统教室的问题也日益凸显:
教室的建筑设计、布置、文化创意存在同质化现象,年级、学段特征不明显;
教室只承载单一的“学习”功能,而缺乏多元视角;
教室的设施照顾了学科的共性,忽视了文理学科的个性等更人性化的考量。
世界飞速变化,但是我们的教育空间却仍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。
我们不得不去反思
如今的教育空间是否还能有效承载今天和未来的发展需要?
是否有效支持21世纪核心素养培养的教学需求?
从“教室视角”到“儿童视角”的转变
传统教室为何一成不变?这背后与固化的教育理念密切相关。
在日常生活中,普遍存在两类教育者。
一类是从功利主义出发,认为教室就是单纯完成教育教学任务的地方,学生和教师在课堂上做什么都不重要;另一类则把教室看作神圣的“杏坛”,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,希望学生能学有所成。
而这两类教育者背后有着相同的教育理念--以教师为中心,他们习惯从自身的角度去审视教室空间设计的合理性,认为教室的性质应该由教育者决定。
例如高高在上的讲台,既凸显了教师的权威,也有利于监管在讲台下方的学生。在教室功能方面,他们认为应最大限度满足如教学、考试等功能,不提倡多样和开放。
这种强调成年人标准的“教师视角”,更多考虑教室视是否满足安全疏散距离,是否方便管理等,却不重视儿童的权利和儿童对空间的心理感受。
我们的教室大多是为教师而建,为教学任务而建;而儿童作为教室最核心的使用者,其需求和权利却得不到充分的理解和尊重。
空间可以传递不可见的东西,它是物理的,同时也是文化的。
正如,教室不说话,但它始终影响身处其中的儿童,其设计和布局都传递着教育者的理念,也时刻影响着儿童的心理感受和行为,包括对儿童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塑造。
我们的教育应该要儿童为本,我们的教室更应该是为儿童而建,突破“教师视角“的局限,融入更多的“儿童视角”。
何谓“儿童视角”?
传统社会学往往把儿童视为“生成中的人”(human becoming)。
而新童年社会学反对这种对儿童和童年的消极看法,视儿童为“存在的人类”(human being),认为儿童是积极主动、创造性的社会行动者。
正是这种认知的转变,儿童的需求和权利才逐渐被重视,而“儿童视角”下的实践也逐渐被一线的实务者所熟悉和认可。
简单来说,“儿童视角”即是站在儿童立场。
而所谓儿童立场,需要离开成人世界的话语框架,理解儿童世界的内在逻辑、尊重儿童的各种念想,关注儿童应有的权利。
我国当代著名教育者顾明远先生曾讲过这样的故事:他对儿子小时候不爱动物园的行为感到很纳闷,交谈后才发现,原来因为身高差距,当从儿子的身高的高度只能看到人群的腿,根本无法看到动物。
可见,在相同的空间里,仅从生理角度由于儿童人体尺度与成人的差异,双方看到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。
而儿童自身对于空间的有着独特的视角和感受。
一项关于儿童对空间的体验研究表明,小学生将讲台视为教室里“最讨厌的地方”,因为“老师总是在那训人”;将课桌底下看成“最喜欢的地方”,因为“躲在下面很好玩”。
而仅仅是教室的颜色,对儿童的心理和行为也会产生影响。
曾有研究者在模拟不同颜色教室情境下学生的书写实验,发现学生书写的质量差异明显,而在青色教室的书写质量要优于白色教室里的书写质量。
儿童本身生理和心理方面的特殊性影响着教育空间的设计。
比如,在生理上,儿童的人体尺度影响教室内桌椅的高度、光线的通透设计的高度以及室内活动空间的尺寸等细节;而心理上,儿童好奇心强烈,渴望与外界交流,富有创意的公共活动空间更能引起共鸣。
作为儿童,平均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教室里度过。
当我们殚精竭虑地考虑如何给儿童提供良好教育的时候,是否注意到周围的教育空间,是如何影响着我们的儿童?而我们的教室作为最典型的教育空间,暴露的问题也日渐增多。
我们需要重新建构儿童的教育空间,首先要从我们的教室做起,实现以教师为中心到儿童为本的教学理念的转变,从 “儿童视角”出发才能引起真实的参与和体验,触及儿童的内心世界,从而引发主动、积极的学习。
那么,基于儿童视角打造的教室空间,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构造和想象?
在这里,我们搜集了多个国内外教育空间设计和改造的案例,从实践上出发总结了基于儿童视角下重构教室的几种套路:
传统的讲台与座位之间存在的无形鸿沟、缺少互动的教学氛围已经远远不能满足时代的需求。
而“儿童视角”下的教室桌椅摆放不应该固化,而应按照实际需求自由调整。
可以是椭圆式,便于圆桌会议,平等讨论;还可以是小岛状,便于小组讨论;可以是U字形,方便教室在教室随处走动对话交流。
最理想莫过于是桌椅还带有轮子,进一步方便师生根据需要灵活移动和组合。
当然,外国也有教室甚至用健身球取代传统的椅子,既然让学生身体多活动,以避免久坐所带来的身体伤害,又方便学生随时移动,参与到小组讨论。
并且,不同高度的椅子和桌子,会释放出不同类型的合作和思考模式。
一般来说,席地而坐,配合茶几式的矮桌,便于学生讨论和交流;吧台高度的桌子,需要学生站着办公,更适合独立思考,集中精力,完成任务。
空间多功能化
我们的教室主要以教学任务为主的单一功能。而在有限的教室划分出视线、声音隔绝等多用途空间,这种空间多功能化的教室实践逐渐得到教育者的认可。
比如,华师大宁波艺术实验学校的在教室功能上,来了一次颠覆性的尝试。学校创造性地把教师办公室和图书角搬进教室,整个教室空间被分为四大块,教学区、阅读区、公共活动区以及教师办公。
而日本教室在设计的时候,为提高现有教学空间的利用率,在教室和走廊之间采用几扇能够灵活开启的滑动门,代替常见的实体墙,让单一的教学空间变身多元的复合的游戏空间。
灵活的滑动门设计,使教室和走廊创造出宽敞的室内开放空间,儿童平时在课间和课后可以进行游戏玩耍或者小组讨论等。
未来社会的发展趋势是越来越多元化的,我们的空间也应该反映这样的多样性。
教学、办公和玩耍不应该隔离分开,在封闭的空间内独立发生,而应该在互动中相互促进,在碰撞中激发灵感和创新。
开放的教育空间
凡是教育、教学发生的场所均可称之谓教室。
而传统教室概念多局限于校园内部班级授课发生的场所。这样仅从物理空间范畴看就窄化了教室场域,我们需要用更加开放的眼光去认识教室这个场所。
很多儿童并不喜欢传统的教室的封闭与固定,甚至想要逃离。
为了激发儿童内在的学习兴趣,教室也越来越重视非正式空间的设计,比如宽宽的楼道里零散摆放的桌椅、楼梯拐角处放置的沙发和圆桌,可以成为教师和学生单独谈心、学生三五成群探讨交流问题的绝佳场所。
在北欧的国家,“大自然是最好的教室”已成为当地教育者的共识。重视教室之外的“自然教室”,让教室突破空间范畴,更加开放。
在北欧当地,小至幼儿园的孩子,每周都会去森林里活动。甚至在特色化的森林幼儿园中,孩子每天都会去森林里展开教学。老师带着孩子在自然中玩耍、渗透生命教育。
除了“自然教室”,北欧的教室开放性的更体现在于当地社区、公园、体育场、博物馆等社会资源的连通,即打造“社会教室”。
比如,老师会带着小学生去附近的手工博物馆上课,老师会设计这节手工课的主题,而博物馆提供给孩子手工材料和场所,以及展示的平台,馆员会协助教师指导孩子们动手操作。
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学生的发展得到社会各界的最大支持。
更多人性化的关怀
芬兰的教育者认为,“教室不仅仅学生学习知识和能力养成的场所,还是师生聚集,共同生活的“白天的家”,而芬兰的教室在设计和布置处处体现人性化关怀的细节。
比如,芬兰每间教室都有衣帽间或衣帽架,进入教室就像回家一样要脱衣服和脱鞋子,这也有利于教室内部更整洁,有培养儿童自主能力和更多的活动空间和互动空间。
而且,芬兰教室特别注重对色调、生活用品的精心选择和使用。教室内部多以儿童喜欢的暖色调为主,让孩子走入其中就有一种很自在、方便、生活化的感觉。每间教室又配有水池、洗手液、手纸、镜子、甚至沙发等生活用品,供孩子们使用。
更重要是,他们特别注重营造儿童对班级的归属感。
一方面按照儿童的风格和想象装扮教室,以3到5人为小组合作去决定教室座椅的摆放、地毯窗帘颜色选择、班级全家福粘贴的位置等;
另一方面,利用学生的作品装扮教室,甚至提倡宁有不完美,也要让每个孩子的作品上墙,因为这是“我们”的阵地。
重视教室文化
在短期上,我们可以在快速对传统教室进行硬件改造时。在长期上看,教室改革的动力始终要源于内在的精神性东西,而教室文化本身就是教师和儿童共同营造的产物,也指导日常教室空间内的行为。
教室文化不能复制和移植的,是在长期的积淀中内生而成的。
不同的教室,就可能产生不同的教室文化,需要师生双方共同建构。
优秀的教室文化对教师与儿童都起到独特的约束力,也是儿童学习前进的动力和低落时的的鼓舞。
教室文化本身也体现了精神性的理念对人,尤其是儿童的强大塑造能力。
从某种意义上看,教室文化是情感性的,也是“教师视角”和“儿童视角”在教室这个物理空间相互碰撞、协商和融合的发展过程。
结语
华南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焦建利在演讲中曾指出,重构学习必须从重构教室开始。
而教室的重构不仅仅是引入更智能、更创新的技术设备,而是需要从是教育理念着手,在教育视角下有所突破。
在 “儿童视角”下重新建构教育空间,秉承以儿童为本位的教育理念,也是未来教育发展的趋势。
我们应将权利让渡给儿童,尊重儿童的意见,充分发挥儿童参与的主体性,唤醒儿童已经拥有的经验和技能,让他们参与如教室等教育空间的布局和设计,消解“教师视角”下各种固定的边界,建构一种共同体关系。
小至挂钩位置是否合适,大至走廊上期待看到一些什么样的风景,都可以与儿童协商,而协商本身就是21世纪核心素养中培育“未来公民”的有效方式。

 

版权所有:杭州意林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地址:杭州市清江路9号
电话:0571-85232113/81708559 传真:0571-85232113
>